首页 > 资讯 > 科研发现 > 正文
综合
问医生

在中国,超过7成男性在自杀......

2019-04-12 00:00:02医学界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核心提示:吸烟有害健康,这轻飘飘的六个字背后却是数以百万计的生命

  全球范围内,每年有700多万人死于吸烟所致的各种疾病。预计到2030年,每年因吸烟死亡的人数将达到830万人,其中以低收入以及中等收入国家的国民死亡率增幅最大。如果烟草继续以如此昂扬的势头流行下去,本世纪末将会有10亿人死于吸烟。

  尽管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吸烟导致的疾病发病率及死亡率在西方国家中已逐渐下降,但在亚洲范围,烟草的流行却愈演愈烈:目前,全球约有一半的男性烟民生活在中国、印度以及印度尼西亚。除此“烟草三巨头”之外,日本和孟加拉国的吸烟人口也位列全球TOP10。

  

  一 中国的吸烟人数,不降反升!

  近日,发表在JAMA Network Open上的一篇荟萃分析就着重研究了亚洲范围内吸烟与死亡率的相关性。

  该研究数据来自亚洲队列研究联盟(Asia Cohort Consortium)的20个前瞻性队列研究,涵盖了中国内地、台湾地区、日本、韩国、新加坡及印度等地区,有100多万名受访者参与了该项研究。

  研究者在基线时以问卷方式收集了参与者的吸烟状态、开始吸烟和戒烟时间,以及平均每日吸烟量,并据此将受访者分为终身不吸烟者、曾经吸烟者、目前吸烟者。

  吸烟被定义为每天至少吸1支烟、至少连续6个月,或一生中至少吸过20包(即400支烟),研究的主要结果是死于肺癌或其他疾病。

  在对人口特征进行分析时,研究者发现开始吸烟年龄、平均每日吸烟量以及在人群中占比在不同性别间有一定差异:

  男性群体中有65.4%为烟民,而女性烟民仅占全体女性受访者的7.8%;

  男性的平均开始吸烟年龄为22.8岁,女性较晚,为28.2岁;

  男性平均每天吸烟16.5支,女性平均每天吸烟稍少,为11.2支。

  中国城区男性越来越喜欢烟草、依赖烟草,而且极少数人会主动戒烟来摆脱烟草对健康的威胁。

  不同年代出生的人群吸烟特征也存在差异:

  除中国之外,亚洲范围内男性吸烟比例最高的人群都出生于20世纪20年代,在那之后出生的男性吸烟率越来越低。

  但中国却显得格格不入,随着时间的推移,男性群体中吸烟者的比例呈持续性增长:1950年及之后在城市和农村地区出生的中国男性里,烟民分别占该性别总人数的79.4%和74.3%。

  中国农村地区出现烟草年轻化和日均吸烟量增加的趋势。

  二 日均吸烟30支,肺癌风险增加近8倍!

  在分析吸烟与死亡关系时,研究人员发现开始吸烟早和烟瘾大会增加全因死亡和肺癌死亡的风险。而早戒烟是全因死亡和肺癌死亡的保护因素,戒烟越早,保护性越强。

  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及台湾地区男性的戒烟率比中国大陆和印度更高。反观女性群体,吸烟群体一直保持着低占比的状态,且近年来内地城市、台湾地区、韩国、新加坡女性吸烟率有下降趋势。

  三 吸烟不仅促死,还致穷!

  你以为吸烟仅仅增加死亡风险么?太天真!JAMA Network Open上的另一项研究提出,吸烟的癌症患者治疗肿瘤的花费更多。

  据统计,在美国的癌症患者群体中,若吸烟患者在被诊断为恶性肿瘤之后还一意孤行拒不戒烟,那么他将因自己的固执比戒烟的人多花将近1.1万美元的医疗费。

  研究者表示,在实际情况下可能花得更多,因为他们关注的花费仅仅是治疗癌症产生的,对于治疗那些因吸烟而起的其他疾病(如心血管疾病)所产生的费用并不在统计范畴。

  四 禁烟,任重道远!

  曾有研究报告称在西方国家中,吸烟者较不吸烟者的全因死亡率上升了近3倍,肺癌死亡率上升了约20倍,但在以亚洲为样本的研究中并没有发现如此严重的危害。

  1930年后出生的男性群体,吸烟者的全因死亡率和肺癌死亡率是不吸烟者的2.7和4.8倍。这一结果可能与亚洲人群开始吸烟年龄较西方人群稍晚,日均吸烟量相对少有关。另一个方面也说明多数亚洲国家可能仍处于烟草流行的早期阶段,在现阶段发起禁烟运动以减少年轻人群中的烟草负荷可能会带来更大的收益。

  同时也有研究显示:亚洲人群不吸烟者较其他种族人群的年龄标准化肺癌死亡率更高,这可能与空气污染和二手烟等其他风险因素相关。

  在不受烟草毒害的状态下,就已经比其他人种更容易患癌了,如果烟草在亚洲范围内持续流行,多数亚洲国家将面临烟草和其他危险因素协同共致肺癌的严峻挑战。

  在文章最后,研究者呼吁亚洲国家应该试行更加全面的烟草控制政策,包括但不限于提高烟草税和香烟售价、立法禁烟、禁止促销和广告、为有志戒烟人群提供帮助、将烟草包装上“吸烟有害健康”的图文鲜明化……通过种种方法终止亚洲范围内的烟草流行。

  在笔者看来,对未成年人进行健康教育或许是一条更有希望从根源禁烟的道路。在他们的人生刚刚启程还未受到社会影响的时候帮助他们认清烟草的本质不仅能让他们远离烟草,也有助于在家庭范围内发挥阻止长辈吸烟的正向作用。

  参考文献:

  1.Yang JJ, Yu D, Wen W, Shu XO, Saito E, Rahman S, et al. Tobacco Smoking and Mortality in Asia: A Pooled Meta-analysis[J]. JAMA Netw Open, 2019,2(3):e191474.

  2.Warren GW, Cartmell KB, Garrett-Mayer E, Salloum RG, Cummings KM. Attributable Failure of First-line Cancer Treatment and Incremental Costs Associated With Smoking by Patients With Cancer[J]. JAMA Netw Open, 2019,2(4):e191703.

以上内容仅授权迅雷彩票独家使用,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
综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保存在桌面 放入收藏夹

网友热搜

请输入你需要发表的评论内容

确定

你的帐号还没实名认证
暂时无法发表评论

我要认证确定

您的评论发表成功!
评论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确定
精彩推荐 网友都爱看 猜你喜欢

聚焦关注

24小时健康热播 一周健康热点

专家访谈

阅读全部
精彩专题 保健养生 诊疗用药

健康热图

阅读全部
热门问答

声明:迅雷彩票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迅雷彩票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