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医疗暴利:难道是“黑诊所”扰乱市场秩序?

原创:季媛媛迅雷彩票2019-02-25 19:56:19

真正想要解决看牙贵这一问题,应该从自身做起,重视口腔健康,做到每半年定期做一次检查,提前预防,早发现早治疗。

有人说,牙龈的风采,是看不见的战争!

有人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

还有人说,这个世界上难以自拔的除了坏掉的爱情,就是那疼痛难忍的牙齿。

如果你曾经感受过牙齿中有个电钻一直在钻腮帮子,太阳穴还跟着打节拍,扯着脑神经,疼到晕厥、无法思考、脸部僵硬……你会觉得,人生没有什么苦痛是不能忍受的。

如果你曾经带着难以忍受的牙疼在医院大排长龙,求医无门,被各种无证牙科诊所骗得口袋中只剩几个硬币……你会觉得,人生没有什么挫折是不能扛过去的。

要知道,牙齿问题日益凸显,牙疼给人带来的痛苦除了疾病本身的难以忍受,更多的还有牙疼之后就医过程的痛觉人生。如今,为了能让所有人拥有一口好牙,各路资本大鳄陷入癫狂,纷纷布局其中。而入局者众多,多种问题也是纷至沓来。难挂号,难就医;治疗贵,植牙贵;好医难求,无证遍地走……

 有一种病,叫牙医恐惧症(dental phobia)。|图:quanjing.com

牙疼以及背后的种种痛楚,正变着花样地让无数人感到怀疑人生。

牙科诊所一号难求

貌似在中国看病尤其是看牙科,得有走长征的毅力和决心,而这必须得归结于国内庞大的口腔患者人群。

据第四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我国高达97%的成人正在遭受口腔问题的困扰。其中,97%的成人患有牙结石,88%的成人患有龋齿,85%的成人有牙龈问题,此外,还有牙齿敏感、口气问题、牙渍、牙菌斑等一系列问题,共同构成了我国公众最常面临的7大口腔问题。

 2017年中国人的主要牙齿问题。|图:网易新闻数读

当口腔问题越来越多,就医人群也越来越庞大,导致公立医院的牙科专家号已经无法满足诸多患者的需求。以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为例,如今,要想在网上挂上九院的牙科专家号怕是要等上3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

3个月,90天,2160小时,129600分钟,7776000秒……

体验过极致的牙疼的人都会深深地感受到何谓「生不如死」。正如坊间所言: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如果你曾被牙疼折磨得死去活来,你会觉得,当下,哪怕被捅上一刀,流点血,也会无比舒适。

如此,3个月的时间,实在过于漫长。

「网上的(专家)号早就抢不到了,每次一有(专家)号放出,仅仅几秒的时间就被一抢而空,下一轮的抢号可能还要等上好几个月。时间拖这么久,牙疼就能把人疼死。」半年前,王韬本想通过网络直接挂号,但一直不能如愿,无奈之下,他只能多次请假去医院等号,但就算如此,也一直无法挂上号。

「我这属于碰什么都疼,有时候,睡着睡着会忽然跳起来的那种。痛到最后,你会觉得要是有一把小刀,伸进去把牙根挖出来,哪怕不打麻药也是很舒服的。」为了能够尽快解决这烦人的牙痛,在求医无门的情况下,王韬忍不住想对自己「下黑手」。

大年初二的晚上,牙疼的缘故,直到3点都无法入睡,怒火攻心之下,王韬干脆爬起来,走到窗台上找了把剪子,用脚踩住剪刀的一边把手,一只手用力把剪子掰开,另一只手摸索着找到牙根,伸进去,狠狠的撬动了几下,站定,深呼一口气,使劲一用力,坏牙顿时断成了两半。

「吐出掰碎的那半牙齿后我将它拿在手中,一时间感受到了强大的成就感,」王韬笑着告诉39深呼吸, 「流点血真不算什么。尽管能感觉到牙根的血在不停地往外冒,很疼很疼,但那种疼是可以接受的疼,这是一种很爽快的疼,像是在宣告:一切苦痛已经结束了。」

这就是一种解脱。

而真正让王韬获得解脱的还是村卫生室。第二天一大早,王韬就赶去村卫生室,在那里,有着乡下最为普通的2间屋子,一间用做诊室兼药房,一间用做输液室,摆上板凳,供人在里面打吊针。

王韬说,自己所在的农村里没什么牙科诊所,医生给牙龈打一针麻药,随便找个凳子坐下拔牙,拔完了塞个棉球,观察十几分钟走人就行了。既不需要专业医生,也不需要专业场地,更不需要无影灯、躺椅、止血钳等专业设备,最多也就开一盒抗生素给患者自己回去吃,不用随访。

「村卫生院,一个医生可以看所有病。我在那里打了一针麻药,把剩下的半颗牙齿挖了出来,很便宜,麻药加拔牙一共花费40多块钱,更不需要挂号、排队。」拔完牙后,王韬告别了折腾自己半年多的牙疼,心里爽极了。

 口腔局部麻醉是用局部麻醉药物暂时阻断机体一定区域内神经末梢和纤维的感觉传导,从而使该区疼痛消失。|图:quanjing.com

王韬清楚地知道,这样的快感是城市中的三甲医院无法赋予自己的。

毕竟,要想在拥挤的三甲医院,与无数人哄抢一个专家号,在口腔治疗领域,多少有些为难。

良莠不齐的口腔医疗市场

事实上,与王韬一样,有着无数的患者为了寻求舒适,尽早解决痛苦,而又在等不到大医院的救助时,会选择自求出路。小诊所、民营医院则是再好不过的选择。这也带动了我国民营口腔服务行业的发展。

而作为民营的主要代表,佳美口腔、瑞尔齿科,拜博口腔、可恩口腔、欢乐口腔等诸多豪强已在这一行业厮杀多年。

从2000年口腔连锁序幕,至2010年后的资本狂潮,无数从业者在这一片看似前景无限实则血流成河的「红海」中拼杀,在创业者与资本的躁动中,一大批先行者成为先驱,或盈利难及预期,或洗牌重建。

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的数据,过去十年,我国口腔服务行业的市场规模从2008年的200亿增长到了2017年的860亿,复合增速达到18%。

另外,有供应商出货数据显示,口腔服务行业的规模约为800-1000亿元。可以预计,当前口腔服务行业的市场规模基本保持在1000亿左右。

 近五年中国人均收入规模及口腔就诊人数变化。|图:中国产业信息网

可惜,对患者而言,入局者不断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能为自己的口腔健康找到最佳归宿。

据39深呼吸了解,如今,在良莠不齐的口腔医疗市场上,「黑诊所」也是遍地开花,他们缺乏独立的器械清洗室、消毒灭菌室、器械消毒灭菌标准、口腔类别执业医师、专业消毒灭菌人员,他们在菜市场、超市、弄堂中打着响亮的广告语,给前去就医的患者摆几把钳子、镊子、开几副药水,就可以实现拔牙、补牙、镶牙、种牙等服务。

卫健委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各类口腔医疗服务机构的数量和占比中,个体诊所中,牙椅少于4张的小型诊所占比接近70%,主要以社区店的形式出现,提供的是一些基础的「拔、镶、补」等全科服务。

对此,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感染科专家李异曾公开对媒体表示,到黑诊所拔牙虽然价格低廉,但暗藏风险,特别是对老人、儿童等弱势群体而言,如果口腔诊疗器械的消毒灭菌不严格,可能导致乙肝等疾病的交叉感染。

此前,在湖南某医院就曾收治过多例因在「黑诊所」拔牙而发生口腔感染的患者,其中最严重的患儿仅1个多月,因为刚出生就长出了马牙,被家人送到一家没有任何医疗资质的诊所拔牙,最终出现伤口感染而发生了败血症。

 在中世纪的欧洲,牙医由理发师兼任,他们从不消毒拔牙的工具,人们很容易因为拔牙而感染疾病。|图:quanjing.com

除了感染,被坑钱的也不在少数。

张廷就因为两颗牙花费了4万多元。他告诉39深呼吸, 2017年8月,原本只想在上海南京东路某牙科诊所洗牙的他在连续洗了两次之后,被医生直接要求拔牙。

「医生热心地给我免费拍片子,并在之后拿着片子,建议我拔掉2颗智齿,声称不然会影响正常恒牙,而拔牙的总费用平均一颗在1300左右。」

价格还算合理,张廷拔了。

但此后事情的进展让张廷懵了。在拔了2颗智齿之后,医生又开始让他种植牙,以此来填充智齿拔掉后留下的空隙。「医生说,种植牙既美观,又可以用很多年,非常划算。」

医生告诉张廷,平时种植一颗2.2万元,如果一次性做2颗可以打折,一颗只要1.8万元,2颗只要3.6万元。

这一价格在张廷看来多少有些奢侈,但医生反复强调,很划算。令人唏嘘。

「望牙兴叹」背后的暴利缘由

牙科诊所的不断增加,在给无数中国人的口腔健康添堵的同时,还让不少患者陷入「望牙兴叹」的无奈。

其实,这是有依据可循的。发源于山东的可恩口腔2016年年报显示,排名前五的大客户一共在可恩口腔花费130万,这意味着,支出最多的一人在这家机构花费了32万。

 中国和美国人均口腔医疗支出对比(单位:美元)。|图:中国产业信息网

另外,有调查报告也显示,连锁牙科企业的毛利都在40%-50%左右。

如此,便形成了这样一幅画面——

患者从跨入牙科诊所的第一秒开始,仿佛就进入了一场可怕的圈钱游戏,在问诊后,医生开出的单子往往会让患者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而经过一番「语重心长」的指导,即使制定治疗方案后,也会让很多人的双眼不得不紧紧盯着自己刚刚交出、如今已在收银员验钞机上的钞票。直到钞票经过机器发出「唰唰」声并不断翻转时,他们总会忍不住从嘴里冒出同一句怨言:看个牙都这么贵,还让人活吗?

实际上,对此现象,不少医生觉得理所当然,在他们看来,口腔行业贵自然有贵的原因。

费用为何会如此高昂?某业内人士告诉39深呼吸,极度短缺的专业医师人是导致口腔服务行业价格昂贵的最直接因素。中国有着庞大的中产阶级及高端人群,且不断处于增长之中,但专业医师却不能与患者数形成较好的匹配。

以种植牙为例,这对于医师个人经验要求较高,但根据世界正畸联盟报告,2011年,中国口腔正畸学会会员数是2261人,仅为当年注册牙医总数的1.9%。其中,只有11%的牙医有植牙资格。

进一步的数据也反映了这一现实。据《2016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口腔医院医疗从业卫生人员42,942人,仅占当年医院总从业人员的0.70%,口腔卫生技术人员总计34,189人次,占当年医院总卫生技术人员的比重大约为0.68%。2016年我国总人口已达到13.83亿人,根据国际公认较为合适的1:2000的口腔医生与人口比例,国内需要69.1万人的口腔医生。

 我国及欧美每百万人对应的口腔医生数量。|图:中国产业信息网

人才实在稀缺。

除了人才,材料也是一大重要因素。某医疗器械公司销售总监称,医院收费之所以高是因为医院引进的口腔材料基本为进口品牌,以种植牙为例,材料有价格较高的瑞士ITI、瑞典诺贝尔、德国费亚丹、韩国奥齿泰等。

 看牙科有多贵?|图:@央视新闻

值得注意的是,种植牙从原材料到患者,之间需要经过层层「关卡」,要经过厂家、全国总代理、地级市代理、招投标代理公司、医院等多个环节。每个环节都代表了利润,由此会造成几千元的产品到患者手中已经成为了上万元的「奢侈品」。

当然,还离不开更深层次的原因:医保报销。在我国许多疾病治疗都会走医保,但可惜,目前镶牙、种植牙并不在此列,可以进行医保报销的内容只包括拔牙、牙周治疗、牙体牙髓治疗等。

「镶牙、种植牙属于非病变非功能性受损的项目,很多时候被认为是整容性质的非医学治疗需要的美容类项目。」上述业内人士说。

 种植牙与烤瓷牙的价格对比。|图:@央视新闻

2018年3月,65岁的王伯两次镶牙的费用加起来接近两万元,如今,一想到看牙,王伯心里就发怵,一是太痛苦,再一个就是太贵。

「年纪越来越大,嘴里已经没几颗牙是我自己的了,现在镶牙实在太贵了,镶不起啊。」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深,老人怎么也不会想到,辛劳了一辈子,最终会败在镶牙这件事上。

于是,在这些情况下,在我国,牙齿的问题就好比乘坐飞机头等舱,皆属于高端消费。

破局发展之困

当然,也有人说,中国有着庞大的中产阶级及高端人群,且处于不断增长之中,消费升级势在必行。

在这样的观念指引下,不少口腔医疗机构都对中国口腔服务业的未来仍然报以最大的信心。

然而,当入局者越来越多,分得的蛋糕者也就越来越少。不仅如此,他们在卷走患者金钱的同时也不得不相互残杀,争抢市场。由此造成投资者对于民营口腔连锁规模扩张的助推不仅未能促进行业良性发展,反而在门店数量迅猛增长的同时陷入重资产模式,门店地租成本高昂、获客成本居高不下、专业人才短缺、培训滞后,在短期的迅猛扩张后进入快速下滑轨道。

 2011-2016年民营口腔医疗机构数量及增速。|图:中国产业信息网

未来牙科诊所的暴利市场还会继续发展吗?

对于中国口腔健康市场的未来,业内人士仍然充满信心。某民营口腔诊所创始人告诉39深呼吸,中国需要全面口腔体检及种植牙的人,全中国的口腔医生开足马力不停地做,100年也做不完。

「当然,牙科诊所也不能像过去那般肆意扩张。」该创始人说,品牌的打造与患者品牌意识的形成需要长期培养,在中国,知名三甲医院的品牌树立需要50年,60年,甚至上百年的深厚历史积淀,方能拥有「百折不挠」的忠实用户;即便在快餐文化盛行的2010年代,在庞大的市场营销经费支持下,形成品牌,最快也要5-10年。在牙科,形成、塑造自己的品牌最为关键。

 2017年以来口腔医疗资本市场情况。|图:前瞻产业研究院

在公立医院拥有成本等优势的情况下,私营诊所的经营策略可以说是拼「长跑」,即前期大投入,靠产出优质服务来吸引高端客户。但很多私营诊所拼「长跑」力不从心,就可能采取以低门槛吸引患者、然后靠忽悠补足利润的短视行为。

而真正想要解决看牙贵这一问题,其实仍需要我们自己重视口腔健康,做到每半年定期做一次检查,提前预防,早发现早治疗。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姓名均为化名)

迅雷彩票(www.39.net)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内容合作请联系:020-85501999-8819或39media@mail.39.net

39深呼吸

扫一扫关注

迅雷彩票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