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医路同行 > 正文
综合
问医生

做了30多例肿瘤患者口述史后,医生讲出了自己的故事……

2019-04-08 07:12:34医学界田栋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核心提示:死亡对病人来说不仅仅是生命终结,还会带来生理、心理上的不适,在医疗之外,还有很多需要关注的地方。

  出生于1983年的林晓骥,是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血液肿瘤科医生,在2018年3月5日举行的“最美温州人——2017感动温州十大人物”颁奖典礼上,他是唯一一位医疗行业获奖者。

  这位80后年轻医生还获得过很多其它荣誉,包括国家卫计委改善医疗服务先进典型示范个人。林晓骥的获奖与他这些年所坚持的事情有关,在他30岁那一年,他发起成立了一支由医生、护士、心理师和义工等多方志愿者组成的37℃生命支持服务队,又被称为“余辉守护者”,是浙南地区第一个针对肿瘤晚期生命支持志愿团队。

  从2017年起,林晓骥又做了一件国内迄今都鲜有人做的事情:晚期肿瘤病人口述史记录,目前已经记录了30余位病人或其家属的口述史。身为一名还很年轻的医生,他早早的就找到了自己想要走的路。

  今天,我们来听一听林晓骥医生自己的口述史。

  1

  感知死亡

  很多人知道我,是因为看了关于我做临终口述史的报道,对国人来说,大家肯定都比较关注死亡,只是不太会公开讨论这个话题,但人最终都会死的。

  我人生中第一次对死亡留下深刻印象,是在七八岁的时候,我外公因乙肝肝硬化去世了,很多人聚集在我们老房子的大堂里,我母亲哭的很悲伤,最后声音都嘶哑了。

  我出生的时候,我爷爷已经去世了,看到别人都有爷爷,有一次我就问爸爸我爷爷怎么去世的,但我爸爸也说不清楚,因为那时候医疗条件不好,他只是说爷爷爱喝白酒,有一次吐了血,在一家医院做了手术,术后两个月就去世了。

  后来我就学医了,那时候对医生的概念就是救死扶伤、治病救人,但在学校里也很少去讨论死亡这个话题,更多的是学习医学知识,怎么诊断治疗疾病等,所以当时我们的大学里是缺乏死亡教育的,另外卫生法规、医患沟通等也都放在一个小章节里,很多人都不爱听这些课,有些人直接翘课了。

  我是2009年参加工作的,那几年医患关系很不好,舆论导向上也对我们医护人员非常不利,有很多医闹事件,我们医院非常强调医疗安全,医务处也天天在各科室巡回宣讲医疗安全重要性,怎么保护好自己,所以那时候对病人的死亡,我内心是有些发怵、比较害怕的。

  但那时候有一位老主任,他也给我灌输了一些思想,我也听进去了,因为我也认为应该是这样。他说虽然有些疾病确实没有办法治疗,但你对病人真诚一些、负责一些,一般不会产生医疗纠纷的。所以我对病人还是比较真诚的,有时候遇到不懂的问题,我就说我去问问我们主任。

  但在我刚参加工作没多久的时候,还是遇到了一起纠纷事件,我还被打了。那是一个晚期肺癌病人,奄奄一息的,他的女儿就说,他这样很痛苦,能不能给他注射些镇静药物,不要让他发出痛苦的呻吟声。但我们科里那位老师拒绝了,因为药物的呼吸抑制作用会加速病人死亡,病人病情再危重,我们也不能做加速他死亡的事情。家属就认为我们拒绝进行治疗,他的女婿就很激动,要打我们医生,我当时就护住那位医生,被打了几下,虽然也没怎么受伤,但我们主任比较强硬,报警后要一个说法,拒绝和解。后来他们知道要拘留,就又过来威胁我,我那时候真的很害怕。

  但被触动更多的,还是面对一些晚期肿瘤病人的痛苦无能为力的时候,有时候我自己都哭了。我们有个病人,最后采取了绝食方式,谁劝都没用,有些病人会采用这样极端的方式离开。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综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保存在桌面 放入收藏夹

网友热搜

请输入你需要发表的评论内容

确定

你的帐号还没实名认证
暂时无法发表评论

我要认证确定

您的评论发表成功!
评论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确定
精彩推荐 网友都爱看 猜你喜欢

聚焦关注

24小时健康热播 一周健康热点

专家访谈

阅读全部
精彩专题 保健养生 诊疗用药

健康热图

阅读全部
热门问答

声明:迅雷彩票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迅雷彩票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